Chery洗心革面,尹同跃长谈艾瑞泽7与奇瑞的

2019-10-20 04:22 来源:未知

一年前,记者到安徽芜湖去采访奇瑞公司。在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跃的办公室,他向记者长谈了奇瑞目前的困境和变革的具体措施。他说:“尽管面临诸多困难,但我们的目标依然是要把奇瑞变成一个世界级的汽车企业。”

“我们会造车了!”7月26日,站在艾瑞泽ARRIZ07上市会上,奇瑞董事长尹同跃竟吐出了这样的开场白。艾瑞泽7是奇瑞花了三年时间,开发的一款新车。ARRIZ0取义“水滴”设计,在奇瑞内部被看作“跟过去做彻底切割,跟合资车对标”的一款车。

他举例说,红军在1935年10月翻越六盘山时,是军事实力最弱的时候,但毛主席依然写下了“今日长缨在手,何时缚住苍龙”的诗句。红军之所以能够战胜军阀,战胜比自己强大很多倍的国民党军队,是因为有理想、有主义做支撑。

在此之前,奇瑞一直被品牌过多,产品老化,利润过低等经营问题困扰,为此从今年年初开始,奇瑞学习福特提出“一个奇瑞”的口号,开始收缩战略。艾瑞泽7就是为“一个奇瑞”而准备的。

尹的言外之意是说,奇瑞是一个有理想、有主义的汽车企业。这话不假,且是得到业界公认的。但是,在一个市场化程度极高,竞争堪称惨烈的产业中,奇瑞也为自己的“理想和主义”交付了昂贵的学费。

三年前,在尹的支持下,已在奇瑞工作了三年的郭谦与新加盟奇瑞的海归,后成为奇瑞汽车工程研发总院院长的陈安宁一拍即合,决定对奇瑞的研发思路,来个彻底的大颠覆,按照国际的流程和标准来开发奇瑞的产品。

在奇瑞诸多的“理想和主义”中,工程师文化是核心。在自主车企研发实力羸弱,以模仿、抄袭加上灵活的营销手段决胜终端的时代,奇瑞不惜财力构建了国内最为庞大的研发产业,并且不屑日、韩车企的发展模式,直接把目标锁定技术标准最高的德系品牌,就像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一样,一次次向风车发起进攻。

为了配合艾瑞泽7上市,奇瑞提前对营销体系架构进行调整。原来负责奇瑞产品销售的销售公司,已更名为“营销公司”——由原来一个卖车的部门,转化成一个集销售、市场、规划为一体的新的职能平台。

从大批研发人员常驻德国研发A3开始,到多品牌战略下的瑞麒、威麟系列车型上市,水银般的研发资金倾注而下,换来的是市场的曲高和寡。奇瑞的战略转型被提上日程。

“奇瑞制造”洗心革面

但是,这位汽车业的堂吉诃德并不认为挑战风车是错事,而是执拗地认为,是手中的武器不行,要把长枪换成迫击炮。于是,业界看到的奇瑞转型,不是退守到“短、平、快”的跟随战略,而是以研发再造体系,提出“再蹲马步,再上擂台”的口号。

“奇瑞在前16年,造的都是满足第一阶段需求的车,随着转型推动了产品的升级,奇瑞原有产品的竞争力越来越弱。”奇瑞常务副总经理郭谦把自主品牌的发展路径分为三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是造满足功能的车,第二个阶段是造满足品质需求的车,第三个阶段则是造满足个性价值需求的车。

在撤换一大批老将,重金挖来各路高手后,奇瑞开启了创业以来最深层次的一次变革。在打造“技术、国际化、体系”三个能力的背后,是一个矩阵式管理体系的建立。从市场调研开始产品设计,经历严苛的开发、采购、制造流程,艾瑞泽7 在尹同跃眼里,是自主品牌中第一款真正实践“正向开放”的车型。

“我国自主品牌企业目前正处于从一个初级阶段向上突破的瓶颈阶段。当务之急就是要转型,解决体系创新力的问题,转变发展方式,建立国际标准流程。这个问题解决不了,自主品牌将直接面对最严峻的生存问题。”尹同跃说。

那次采访,奇瑞研究院院长陈安宁特意将记者拉到跑道实验场,向记者展示了当时内部代号M16的艾瑞泽7,并与现场停放的几辆合资品牌车型进行对比试驾。当时的艾瑞泽7已经在操控、操稳、动力、静音等多方面不比悦动、朗逸等车型差。

艾瑞泽7就是被视为满足第二个阶段需求的车。“当时艾瑞泽的前身M16已经在开发之中,为了转型,奇瑞果断地叫停这个项目。”知情人士告诉记者。当时的M16定位不清晰,并没有对目标市场、竞争对手等作仔细研究。

奇瑞常务副总郭谦外表谦和,内心坚毅,按照他的要求,当时的M16尚未令他满意。一年后,也就是2013年初夏,陈安宁开着艾瑞泽7来找郭谦:“郭总,您可以驾驶这辆车了。”

此后奇瑞重新进行市场调研,确定客户和竞争对手,同时确定技术对标和市场竞争对标的对象,并综合奇瑞的技术实力,将技术对标瞄准速腾。

从几间“小草房”开始创业的奇瑞是自主汽车模仿、抄袭的鼻祖,是“多生孩子打群架”的鼓吹者,是曾经经历辉煌又一次次跌入谷底的探索者。过去16年间,奇瑞上演了一次又一次堪称悲壮的人事调整,无论离开的还是降职的,事后与媒体交流都会感慨说:“老尹真是不容易。”作为创业者,尹的坚持或许就是因为理想和主义所驱使。

奇瑞一直想走技术路线,奇瑞在技术上的投入相当大,奇瑞累计获得近6000项技术专利。奇瑞的汽车工程中心,具备23个专业模块、2600余类试验项目能力,能满足每年开发30款全新车型和生产200万辆整车的试验验证需求,其中碰撞安全实验室也是迄今为止亚洲最大的碰撞实验室。但此前奇瑞并没有将技术上的优势发挥出来。而从艾瑞泽开始,奇瑞要利用原来的优势,坚持打技术牌,打造出产品和品牌的特性,也就是走德国大众的路线。

7月26日的上海世博中国馆,注定将在中国汽车工业的历史上留下深深的烙印。在记者看来,艾瑞泽7上市的历史价值要远远超过不久前在长春为纪念中国汽车工业60周年所上演的那场闹剧。

呛声合资家庭车

事实上,艾瑞泽7所承载的使命已经远远不止一款新车上市的意义,也已超越了奇瑞期盼凤凰涅的渴望。从更长远的价值来衡量,它是中国自主造车走什么路,向何处去的一个风向标。

大众在上世纪80年代,也曾进行过一次长时期调整,才成功转型为一个技术型公司;而韩国的汽车企业,也是经历了长时间的中低端,不断调整,直到近几年才开始达到一定高度。与日本韩国车企走的路相比,尹同跃相信同样的路,奇瑞走的时间肯定比这些国际车企更短,原因是我们国内的市场远远超过韩国和日本。

那些用“理想和主义”武装起来的汽车人到底能走多远?艾瑞泽7上市后的销量将回答这一疑问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彩票网站送58元彩金-点击进入发布于阿双方三房,转载请注明出处:Chery洗心革面,尹同跃长谈艾瑞泽7与奇瑞的